您的位置: 首页 > 打假动态

记者暗访无良中介连环骗术遭人身威胁

来源:     作者:     编辑:张雪     加入时间:2010年09月06日 10:43     点击:461

“你敢叫人来,我就搞死你”

  记者亲身体验求职过程,揭开无良中介的连环骗术:他们以高薪引诱求职者上当,榨干钱财后,以恐吓威胁逼求职者离开

  东莞时间网讯 面对“高薪”招工牌,只要你上前去询问,半只脚已经踏入了招聘的陷阱。随后,求职者们被辗转数地,在不断的热情接待和名目繁多的收费中,慢慢接近那张小小的入厂通知单。入厂之后,几乎无事可干,大多数应聘者都会提出辞工,并看到一张张狰狞的面孔。在威胁和恐吓之后,最后的结局几乎都是一分不退,痛感受骗。

  在对“伟联电子”的情况摸底后,8月23日,记者决定前往厚街赤岭暗访,亲身体验求职者的受骗过程,揭开这“高薪招聘”背后的层层迷雾。

  街头应聘

  招聘人员笑脸相迎当场录取

  8月23日中午,厚街赤岭东明路,几十块招工广告牌一字排开。

  面对熙熙攘攘的人群,求职者却人迹寥寥,招工人员懒洋洋地趴在招工桌上。

  记者特意走到“伟联电子”新厂直招的红色牌子前,看着广告牌上的招工简章。上面显示这是一家港资企业,工资待遇非常不错,每月都能拿到两千元以上。

  “靓仔,你是来找工作吗?”一位拿着文件夹的年轻女子,热情地迎了上来,“你要应聘什么岗位呢?带没带身份证?”

  “储备干部还招不招?”记者问道。

  “你要做多久呢?至少要做满一个月。”记者表示可以干满1个月,她熟练地翻开文件夹,在一沓印好的录用通知书上,顺手扯下了一张,麻利地填上了记者的姓名和应聘岗位。

  年轻女子热情不减,指着前方的“富盈地产”大厦说,“你先拿着这个单子,去那边伟联公司人事部面试,你去了会有人接待你。”

  横穿过S256省道,突然从路旁的景观树后窜出一个男孩,大约十七八岁。他一直朝记者招手,“过来,过来。”表情鬼祟,动作迅速。

  沿着马路的护栏,来到富盈大厦一楼的一个角落,记者被带到了一间名为“东莞伟联”的店面。

  “人事部”布局极为简单,两三台破旧电脑和一个光秃秃的前台。几个员工站在电脑前发呆。

  黑屋面试

  小黑屋里被收厂服费100元

  “你是来面试的吗,身份证带了没。这是人事部的张经理,他会带你去面试。”一位年轻女员工急忙上前询问。随后,记者被领到了后面的一个小黑屋子,一坐下,门就被锁了起来。

  面试室除了桌子上的四个空档案盒外,根本没有其他办公物品。简单盘问记者情况后,“张经理”表示公司待遇为每月1600元,加班每小时8.2元,礼拜天加班每小时11元,工厂包吃包住,待遇相当优厚,“就算是在试用期内,也可以拿两千元以上,去了就好好干。”

  “张经理”表现得很关心,又热情,不过在介绍完公司待遇后,马上话锋一转,“你是应聘储备干部吧,一般要先经过培训。干部都是从最基层做起,到了工厂什么都要做。按照公司规定,新入厂的员工先要交厂服、厂牌、饭卡的工本费,总共98元。做满一个月后,公司会退还这些费用。”

  记者犹豫了一会后,交了100元。当索要找零2元时,对方称这2元是将资料上传给总公司的费用,不能找回。

  没有给记者任何收据,“张经理”收回了原来那张录用通知书,又重新发了一张新的录用通知书,并盖有“东莞市伟联电子有限公司”的人事专用章。最后嘱咐下午4点带上行李去报到,并要带上身份证复印件和两张照片。

  首次报到

  小黑屋再交体检费150元

  当日下午5点许,记者带着行李再次来到赤岭的“伟联人事部”。

  刚一进门,整个房间沸腾了起来,“你怎么才来报到啊,我打电话给厂长,让他稍等一下。”

  “快、快、快进来,我给你办手续。”

  “这是你的行李吧,来我帮你拿。”

  房间里七嘴八舌,记者不知被谁拉扯着,再次进到了面试的小黑屋。

  “我让你下午4点来报到,怎么迟到了。”“张经理”脸色突然变了,不再是中午的和颜悦色。当知道记者并没有带复印件和照片时,“张经理”说没带这些也没关系,先进厂再说。并嘱咐记者明天早上不能吃早餐,因为新来的员工需要体检。

  “体检要检查甲肝、乙肝和传染病,每项50元,共150元。没问题就可入厂,一个月后可报销。就算不合格,体检费也给你报销。交钱后,就可以马上签劳动合同。”

  记者表示体检费太贵,问是到哪家医院体检。“张经理”则含糊其辞,一会说在市疾病预防科技(控制)中心,一会又说市人民医院。

  在交了150元体检费后,“张经理”要求记者签劳动合同。

  “张经理”当着记者的面,打电话给公司人事部的“李经理”,称新人来报到,请安排人员去接待,并要求记者与“李经理”通话,汇报姓名。

  随后,记者拿到一张“凯信电子(伟联)有限公司报到单”,其公章也变为“凯信电子有限公司”的人事专用章。

  索要收据

  热心“张经理”突然变黑脸

  在两次共交了250元后,记者要求“张经理”出具收据,以备公司报销时有个收款证明。

  但“张经理”却一直推脱,并不愿写收据,多次语气强硬,要求记者拿着报到单去工厂就行了,后面自然会报销的。

  多次催要后,“张经理”开始显得不耐烦。“你怎么这么麻烦,其他员工都这样报到的,等一会公司不要你了。”他把笔和报到单重重地摔在桌子上。

  “你就给他注明一下嘛。”旁边的另一个员工再次劝张经理在报道单上注明收了多少钱。

  最终,在一段时间的沉默和争执后,“张经理”气愤地在报到单的背面上写了简单的收据。

  这时,“人事部”的工作人员又开始热情起来,拽着记者疯狂地冲过马路,拦住一辆公交车,一把将记者推了上去。

  再次报到

  一到公司就遭多人盘问

  下午6点许,记者辗转赶到东城新锡边,在附近找了几圈后,并没有找到“凯信电子(伟联)有限公司”。无奈只得联系报到单上“李经理”,“李经理”电话中叮嘱记者在站台那里等,会派人来接。

  大约5分钟后,一名较瘦的白衣男子站在人行道的不远处向记者挥手,“过来,过来。”

  白衣男子自称是“李经理”,他直接将记者带到附近的凯高南方大厦。一路上,“李经理”一言不发。直到C座207门口才停住脚步。

  记者表示要去厕所,“李经理”问,“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呢?”话音刚落,一个凶狠的声音隔着玻璃大门传了出来,“先进来再说。”

  大厅里摆了4套简陋的办公桌,桌面上空空荡荡。屋内房门虚掩,透过门缝可以看见是两个小套间。

  自称“刘经理”的男子要求记者跟他到里间的小屋子,进门后,外面的人立即将门关上。

  “刘经理”看记者只带了一个小背包,就先试探着问,“你的行李都在这里?”

  “嗯,衣服和洗漱用品都带了。”记者说。

  记者说其他物品都放在表哥那里,“刘经理”马上问记者的表哥是做什么的,当听到也只是打工的,才逐渐放松了警惕。

  “刘经理”又继续盘问记者,比如在哪上学,家是哪里的,想做多长时间等等。很明显,他并没有和厚街赤岭的“张经理”进行沟通。

  签完合同

  签合同要交120元管理费

  “刘经理”拿出一张比面试时相对正式的用工合同,一边询问,一边自言自语地在上面填写。

  在记者签完字后,刘经理突然说,“跟你签了一年合同,但我们都是要收钱的。每个月20元,一年240元。”

  “之前不是已经交了250元吗?怎么现在还要交。”记者假装有些不愿意。

  “这个收费是你的合同管理费,知道吗?你应聘的是储备干部,现在已经是厂里的管理层了,应该服从管理,这是公司的规定。我也是管理者,要理解。”“刘经理”一直强调工作要服从规定,储备干部不光是要你管理,要从最基层做起,包括跟车、管理等。

  记者询问能不能中途请假时,“刘经理”说:“可以请假,还可以辞工。试用期是一个月,考核之后,公司会根据你的具体表现决定转不转正。你不想留,公司可以给你退钱。”然后就开始说了一大堆福利、待遇后,催促记者交钱。

  看记者不为所动,“刘经理”明显不耐烦了,语气开始有一丝强硬。记者表示身上没有带多的钱,看能不能少交点。

  “那你还有多少钱,都掏出来看看。”直到看到记者口袋里仅剩下170元,“刘经理”又变得温和起来,“这样吧,那你就先交170块,剩下的80块我先帮你垫着。”他在合同上面涂掉了原来应交的数额,写上了欠80元。

  记者讨价还价,要求留下一些零花钱。而“刘经理”又开始大谈福利,称公司待遇很好,工作后根本不用花钱。

  “刘经理”终于开始不耐烦了,收了记者120元。至于照片和身份证复印件的问题,他表示没关系。

  领导训话

  就是不说工厂在哪里

  在这个狭小的办公室里,四面空空的墙壁,看不到任何公司的标识和宣传图册,办公桌上除了一支笔和一张合同之外,别无他物。

  而在整个交谈的过程,“刘经理”还特意要求坐姿端正,手不能放上桌子,声称这是港资企业的总部。

  记者交完钱后,又被带到了另外的一个房间,声称是领导的办公室。

  在走进房间的一刹那,“咣”的一声,房门同样被重重地关上。眼前的领导是一个寸头圆脸的肥胖男子,他的手攥四部手机,没有抬头看记者一眼。

  这个被称为负责人的陈姓男子,在记下记者的手机号码后,开始给记者安排工作,“现在我跟你讲清楚,安排你在二分厂上班做事。我们工厂属于联营体,是分开管理的。作为储备干部,你要具有管理人员的条件和素质……”在讲了一通公司规定之后,竟然又扯到了酒店娱乐方面。

  在介绍完二分厂的“辉煌成绩”后,陈姓男子从桌面下抽出一张入厂通知单,填上了姓名,并让记者自己跟工厂厂长联系。

  之后,就开始给记者“上课”,开始说自己以前多么辉煌,走南闯北,滔滔不绝。记者连忙打断他,问工厂到底在哪。男子含含糊糊说不远。

  要求退钱

  遭多名大汉威胁恐吓

  随后陈姓男子让记者去工厂报到。记者想要一张收据,“张经理”不耐烦地说,“收据和合同,你上班以后,厂里会统一拿给你们的。”

  一旁的陈姓男子顿时吼道,”“你现在想怎么样?你说!你心胸不开阔,我就叫人收拾你。”

  “想做你就做,不做快滚。”“张经理”开始一唱一和。记者想直接摊牌,说,“不想做了。”

  “你不做可以滚,你这样,我就叫人来收拾你。你讲来讲去,我都不想理你。”陈姓男子声音越来越大,“你叫任何人过来,我搞死你,我都给你说了多少遍了,你听不清,就滚回去。”

  对方问记者到底想不想做?记者决定继续与其周旋,“想做,但是我想要张收据。刚才刘经理说了,这里是总部。所以我想看一下公司的资格证或许可证之类的东西。”

  “什么都没有,全部都没有。”陈姓男子吼道。

  “那是什么厂子?”记者表示很疑惑。

  “没有厂,来这玩的,图个好看。”陈姓男子说。

  “那我去哪里上班?”记者问。

  “想怎么办就怎么办,去要饭吃吧。”陈姓男子骂骂咧咧地说。

  说着说着,陈姓男子突然暴怒,一边大骂记者,一边拿过入厂通知单,砸在记者脸上。他一甩手,重重地拍在了桌子上,门突然打开,房间里马上涌进几个大汉。

  四个大汉围住记者,陈姓男子吼道,“今天想怎么样。”记者被逼到墙角,并遭到他们威胁。

  随后,男子要求记者写张字条,自愿放弃工作,同意便可退回100元,此后与他们无关系。记者写了字条后,陈姓男子拿出100元钱扔给记者,然后不停地警告和催促记者离开。

  此时已是晚上7点,记者离开小房间后,不到两分钟,整间屋子里的人也跟着全部离开。(实习生 李永飞 记者 韩宇 见习记者 陈晶)